2018-11-30     

新剑侠情缘坎坷三个问题答案:2018中國視頻紅皮書

新剑侠情缘有几个结局 www.qiwsi.icu 2018年,中國視頻圈陷入一片劇荒,注水劇只適合1.5倍速觀看。一個新苗頭是:網絡平臺壓倒電視臺,掌握了電視劇與綜藝節目的首發話語權。沒有人在意選秀節目里誰是冠軍,反倒拼命轉一條錦鯉。除此之外,更多的中國人熱衷于在短視頻里找樂子,因為每15秒就會有一個驚喜。有題材,有溫度,有共鳴,這是吸引觀眾的要素。

分享到微信
使用微信掃碼將網頁
分享到微信

文┃譚山山


如果電視、視頻行業也像農作物收成那樣論“大年”“小年”,相較于2017年,經歷了“限薪令”(演員片酬不得超過整體預算的40%)、稅務風波、資本退潮、短視頻整改等一系列事件的2018年,無疑算是“小年”。


一是“全民爆款”數量不足。僅就電視劇、網絡劇來說,2017年涌現了《人民的名義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》《楚喬傳》《白夜追兇》等爆款,而2018年只有乾隆最忙。


二是對流行文化的影響力不足。2017年《中國有嘻哈》產出了“freestyle”這樣的重磅熱詞,到了2018年,《中國有嘻哈》改名為《中國新說唱》,同樣出自導師吳亦凡之口的“skr”,卻無法復制“freestyle”的影響力。倒是《創造101》讓“pick”“C位”成功出圈。


三是創新力不足。最典型的例子是《舌尖上的中國》第三季口碑遭到雪崩式下滑,在豆瓣上的評分定格在3.7分,甚至達不到及格線?!斗縹度思洹芬豢ゼ椿竦貿?分的高分,很難說是不是存在一點補償心理——大家都覺得欠了陳曉卿的。


四是社會爆點不足。2017年的《歡樂頌2》遠不夠完美,但它至少擊中了一部分時代痛點。2018年雖然現實題材劇不少,但正如編劇宋方金所說,它們屬于“偽現實主義”,走的是懸浮、架空的路子——說白了,都不那么接地氣。


與此同時,在內容創作上,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:一是“大IP+流量明星”的模式失靈,流量不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,有業內人士呼吁收視率/播放量打假;二是視頻平臺主導的網絡劇、網絡節目壓倒電視劇、電視綜藝節目,出現“先網后臺”;三是順應觀眾對真實性的需求,除了紀錄片創作得到支持,一些制作機構用拍攝紀錄片的手法來做節目(比如《十三邀》和《奇遇人生》),令它們更有質感。


電視劇:適合1.5倍速觀看


在剛剛落幕的“2018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(秋季)”上,有近800部電視劇參展。其中,一些在視頻網站開播或播出完畢的劇,如《如懿傳》《天坑鷹獵》《蕓汐傳》《許你浮生若夢》《萌妃駕到》等,被歸入了“成片首輪發行劇目”板塊。也就是說,繼先臺后網、臺網聯播后,視頻平臺實現了先網后臺,開始“反哺”傳統電視臺。


宋方金講述了這樣一件事:《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》的導演張永新剛從橫店回來。去年,他在橫店拍戲時,同時期有八十多個劇組;這一次,只有十幾個劇組了,而且基本上沒什么大戲,以網劇、網絡大電影居多。整個行業給人的感覺就是:沒戲拍了。張導說,如果兩三年前有人跟他說“張導咱們拍個網劇吧”,他會覺得這不太著調——“網劇有什么可拍的?”但是現在,導演們必須考慮拍網劇了。


《延禧攻略》就是在視頻平臺首播的,僅憑借在互聯網端的播放量,就成就了它“年度爆款”的地位。所謂“爆款”,通常有三個衡量標準:話題性;口碑;收視率或播出量?!堆嶼ヂ浴返拇笈鞫ㄎ?、打怪升級的劇情設置(也就是所謂“爽劇”),首先吸引了它的目標受眾——都市年輕女性群體;接著,它打破圈層壁壘,從年輕女性群體延伸到其他群體——用飯圈的術語來說,就是“出圈”了。它的成功“出圈”,還跟短視頻分享、成為社交話題密不可分。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從各個角度解讀它的文章,劇中人物如魏瓔珞的精彩片段被做成短視頻、GIF表情包、截圖傳播開去,完成了一輪又一輪自發的口碑營銷。


但是,《延禧攻略》是唯一“出圈”的一部,其他的劇,根據前娛記、自媒體人孟靜的梳理,都是等著爆卻爆不了或者沒有達到預想的爆的:被稱為超級大餅,無數女演員試鏡的《如懿傳》;原名《凰權》、號稱“陳坤重返熒屏之作”的《天盛長歌》;兩個男主角粉絲撕番比劇情精彩的《涼生,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》;《武動乾坤》是張黎第一次拍玄幻題材,但“IP+流量明星+名導”依然不頂用;《甜蜜暴擊》是鹿晗、關曉彤定情之作,但兩人“公費戀愛”也毫無CP感;本以為男女主能成為新流量,但只有女主成為嘲諷對象的新《流星花園》;集齊超多老戲骨也救不了陳思誠的《遠大前程》……


孟靜發現,如今的國產劇要用至少1.5倍速觀看。一來集數太多,情節注水;二來故事不吸引人,缺乏高潮?!疤獠?、選題、內容、共鳴其實早就超越了流量所能帶來的收益,只是贊助商和投資方還沒意識到,還在傻呵呵地往流量上砸錢?!?br>


往流量明星上砸錢、往服化道上砸錢、往視覺上砸錢(“電影般的質感”)、往宣傳上砸錢,等等,都不是王道;歸根結底,電視劇還是要先把故事講好,否則就是繡花枕頭一包草,徒有其表。故事!故事!關鍵還是故事!有題材,有溫度,有共鳴,這才是好劇。


短視頻:15秒里有驚喜


作家韓松落是快手的用戶,他經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關注的各種奇奇怪怪的播主:一個住在看上去海拔很高、一年有好幾個月被大雪覆蓋的地方的新疆播主,每天發踩雪短視頻,咯吱咯吱地踩,踩好幾十秒;一個陜西的月季種植戶,她每天拍一把月季,襯著藍天;一個定制變形金剛的太原播主;一對父女,一個挖人參,另一個就著溪水用人參燉豬蹄湯、雞湯……
“快手已經把我給看穿了。每次我點開‘發現’,沒有情沒有色,沒有炫富沒有曬娃,除了自駕走西部之外,就是清一色的干農活視頻,收菠蘿,碼榴蓮,養蜜蜂,刨竹筍,摘櫻桃,打魚捉泥鰍。今天還看到一個更奇怪的,收蒲公英。我知道快手怎么看我了。如果它能說話的話,一定管我喊閏土?!焙陜湓諼⒉┥閑吹?。


現居上海的臺灣作家廖信忠也喜歡快手。他說,太多人對快手的刻板印象還是鄉鎮小青年的獵奇生活,其實快手內容之豐富,遠遠超過想象,“對我這種靈感逐漸枯竭的過氣作家,簡直就像找到源源不絕素材寶庫”?!翱焓志褪塹貝俟ね?,跳脫了原有的認知環境,我看到了構成當代中國的千千萬萬種生活方式?!?br>


抖音用戶則在正在播映的日劇《成不了野獸的我們》的贊助商欄里,意外地發現了熟悉的Tik Tok(即抖音國際版)標識:“活久見,我們居然在新垣結衣的新劇鏡頭里看到了抖音!”
短視頻App已經成為中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2018—2023年中國短視頻行業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7年以來短視頻行業持續火熱,且目前移動互聯網用戶短視頻滲透率較低,用戶紅利仍在,有較大的用戶發展空間,預計2018年將達到3.53億人?;謊災?,十個中國人里將有三個人會用短視頻App。


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在發布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時表示,文字和照片內容的增長已經趨于停滯,媒體內容的未來在簡短且方便觀看的視頻上。這也是騰訊在放棄旗下首款短視頻應用微視三年多以后,于今年4月重啟它的原因。


HBO中國新事業部總經理范貝貝則引述了《權力的游戲》制片人的說法:“如果中國人想看20分鐘的《權力的游戲》,我們會考慮單獨再剪一版的?!閉庖環矯嫠得骱M舛災泄諧〉鬧厥?,另一方面也說明在對短視頻的喜好上,中國人確實獨步天下。


今年4月以來,鑒于短視頻平臺存在播放未成年人懷孕、生子視頻等亂象,廣電總局加大了監管力度,針對問題產品的性質分別處以責令整改、下架、永久關閉的措施。


紅椒易COO王雷認為,加大監管力度是對的,經過治理,可以提供更好的平臺環境、更好的內容?!岸雜詼淌悠敵幸檔奈蠢?,我還是整體看好的,從圖文時代、長視頻時代到短視頻時代,是一步一步演變到現在的。它適合碎片化時間觀看,也改造著受眾的習慣。我們可以看到15秒的時間里有驚喜有意外,受眾對這種刺激的需求越來越高,對內容的要求也越來越高?!?


選秀:沒人在意誰是冠軍


自媒體“娛樂硬糖”作者李春暉的分析文章認為,相較于傳統造星模式出身的孟美岐、吳宣儀們,楊超越是“一種新媒介的產物”。


按照傳統的日韓造星模式,經紀公司發掘有潛質的苗子,投入資源,對他們進行演藝訓練。這就是“偶像養成”,也是一種人才儲備和投資。到了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這樣的選秀節目里,參選的練習生已經是一種“半成品”,名次無關緊要,重要的是在比賽過程中保持話題度、保持曝光率,讓粉絲心甘情愿地為自己應援——當然不僅僅是打call,而是真金白銀地氪金。這已經不是“偶像養成”,而是“粉絲養成”。


在這樣的背景下,快手主播出身的楊超越,反而比正牌練習生更諳熟游戲規則:沒有才藝又有什么關系,只要會圈粉就好?!八姹隳忝竊趺粗室?,我粉絲給我投的,我就坐那兒,我不怕?!彼惱庖換窠備醒砸鴯惴赫?。那些質疑她的人,本身立場就有問題:他們用準偶像的標準去要求她,并因此嫌棄她;但須知,她是主播,主播的責任就是盡可能抓住粉絲,讓他們把自己頂上去,而不是下沉。


“新媒介必然帶來新明星。楊超越從快手、抖音、熊貓直播跨界圈來的偶像粉,事實上為這個市場提供了用戶增量。她的身份特質打通了追星圈、二次元圈、游戲圈,讓一大撥不追星的直男,加入到這場他們從未關注但其實非常有趣的游戲中來?!崩畬宏鴕虼說貿黿崧郟骸把畛?,很可能成為直播、短視頻平臺孵化出的第一個真正偶像?!?br>


不管是pick王菊還是diss楊超越,其實都是粉絲內心的投射——產品經理們應該把她們當作個案進行研究,說真的。這畢竟是一個融媒體的時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THE END


廣告